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二章 冤家(1/2)
非洲酋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银行、商业公司要比证券公司清闲多了,临近九点钟,北塔楼的几部电梯前还挤满等着上楼的人,还多为花枝招展的年轻女性。

  在陆建超他们先挤进电梯后,等到下一部电梯过来,曹沫跟成希、陈畅、余婧才好不容易挤进去。

  曹沫心想在外人眼里,他跟李晓东是泛泛之交,等会儿要找什么借口去跑去李晓东办公室里看热闹合适?

  他转念又想,陆建超、陆建成兄弟俩心里都知道他是凑过去看热闹的、为了看他们狼狈不堪的样子,那他就算是找多蹩脚的借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呀。

  “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饭?”

  电梯到银光广场商业集团所在的楼层,余婧一边往电梯外挤去,一边跟成希、陈畅商议中午吃饭的事情。

  电梯里实在是太挤了,同时还有其他人在这个楼层下来,余婧被挤得重心不稳,冷不防身子撞到曹沫的后背上,手搭住曹沫的肩膀才站稳脚,胸口被挤得都有些痛。

  她有些不好意思,不等成希、陈畅回话,就挥着细嫩的小手,喊了一声“拜拜”,将曹沫往外推开一些,就直接下了电梯。

  有几个人下去,电梯里才宽松起来。

  曹沫也没有多想,挪身站到角落里,托着下巴琢磨借口。

  电梯里有不少行里的同事,成希刚才还不想跟曹沫表现得太亲昵,这会儿将下巴搁曹沫的肩膀上,咬耳问道“你怎么笑得这么诡异?是不是刚才占余婧的便宜,这会儿还在回味?”

  “啊!?”

  曹沫还以为余婧刚才胸部撞他后背上的事,没有谁在意呢,他都没好意思回味,义正辞严的回答成希说道,

  “你想啥呢,我刚才占她什么便宜了?我还在想陆建超、陆建成兄弟俩这会儿跑到新海联合银行,是不是找李晓东苦苦哀求他救泰华最后一把——你说这个时候,我走进李晓东的办公室里旁观这一幕,会不会特别的爽?”

  “你人生能不能有点高尚些的追求啊?”成希横了曹沫一眼,娇嗔道。

  “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都是人生应该追求的乐趣啊,要不然我凑这热闹干嘛?”曹沫开玩笑道。

  电梯继续上升,在新海联合银行国际部楼层停下来;好几人这时候走出电梯,但都会回头好奇地打量曹沫几眼。

  新海联合银行作为区域性的股份制商业银行,跟四大商业银行不好比,但任何一个大部门也是人满为患。

  不过,哪怕在美女如云的新海联合银行总部,成希长得也是极扎眼的,看到她在电梯里跟一个陌生青年亲昵的站在一起,怎么可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你们直接去找李晓东吧,他办公室在三十二层,我不陪你们过去了。”

  虽说李晓东以及林云山、周彬等新海联合银行的高层都知道她跟曹沫的关系,平时待她都非常的客气,但成希并不想在普通的同事当中引起太过特别的关注;她这会儿就想跟曹沫直接分别。

  “我们就这么直接闯过去看热闹,也太生硬了吧——我们怎么能做这么没技术含量的事?我跟陈畅先到你工位坐一坐,要是凑巧遇到陈田新或周彬,再由他们陪我去找李晓东看热闹,这才顺理成章嘛!”曹沫厚着脸皮跟着成希走出电梯,往新海联行银行内部的楼层闸机走去。

  “你们刚才不是说着收购的事,目前还要严格保密,你硬凑过去就不怕显得太不怀好意?”成希从包里拿出工作卡,带着曹沫、陈畅一起过闸机,这时候旁边没有外人,便好奇的问道。

  这会儿有个同事路过,成希拦住那人问道:“陈部长他人呢?”

  成希不想带曹沫到她工位上引起围观,就想找到国际部副部长陈田新,让陈田新直接带曹沫、陈畅去李晓东的办公室就好。

  “陈部长他们刚进会议室了——他们是谁,是找陈部长有什么事吗?”

  在银行总部工作的人,天生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心理优势。

  被成希拦住的那人,带着警惕以及审视的眼神,打量了曹沫、陈畅一眼,还以为是什么客户要找陈田新,好奇的问道。

  “哦,他们要见陈部长,我就顺路带他们进来,我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事,”成希懒得解释太多,敷衍过那人,就直接带曹沫、陈畅到平时接待客户的贵宾室坐下来,接着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除了能近距离盯着陆家兄弟一举一动,这个机会不容错过外;还有,我就是要表现得不怀好意啊!”曹沫打量着新联银行的接待室,皮质细腻的真皮沙发,显得颇为高档,坐下来跟成希说道。

  虽说陆家兄弟已成落水狗,几家联手设立并购基金争夺泰华集团控股权的主要对手是韩少荣及华茂资本,但不意味着他们就能无视陆家兄弟的动向。

  事实上,即便陆家所欠的诸多债务陆续发生违约后,抵押品及资产的产权、控制权都陆续落入债权人的掌控之下,但只要陆家兄弟后续能够偿还上这些债务,债权人还是乐意延续之前的拆借协议——更不要说,还有一些未到期的债务,理论上还没有发生违约,抵押资产的控制权还没有发生转移。

  没有谁会真正愿意不计麻烦的去处理估值会被严重打折扣的抵押品及资产。

  而供货或承包建筑等所形成的债权,处理起来更为复杂。

  只要有可能,甚至哪怕减免一部分债务,债权人也绝对更乐意从陆家兄弟手里直接拿到现金。

  而泰华集团的管理层,都是陆家兄弟一手扶持起来的嫡系亲信。

  陆家兄弟要是不乐意配合,别家即便拿到泰华集团的控股权,想要对管理层进行整顿,使集团运营恢复正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虽然目前他们还隐藏在水面之下,至少在几家正式签署协议之前,还不能将收购意图直接暴露出来,但他这时候与陆家兄弟不期相遇,不怀好意的刺激他

  们给韩少荣夺取泰华集团控股权制造更多障碍,不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对了,陆建成刚才在塔楼前跟你说那番话,是不是也是考虑你跟韩少荣有很深的恩怨,想刺激你进来插一杠子吗?”陈畅平时与成希、余婧她们一起,跟曹沫接触也多,这几天又接过葛军交待的任务,集中时间研究过泰华集团以及新泰华控股所涉及到的复杂债权关系,这会儿也隐约能猜到陆建成刚才在塔楼前找曹沫说那番话的意图。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很多时候这都是颠簸不破的真理!”曹沫感慨的说一一句。

  曹沫并不是什么嫉恶如仇的人。

  倘若不是周晗,他未尝不会考虑放陆家兄弟一马,或最后给他们剩点什么——毕竟那样才能使天悦的利益最大化,而哪怕留着他们去牵制、针对韩少荣,也好过将他们彻底的干死掉。

  不过,现在嘛,自然是死彻底的陆家,才是最好的陆家。

  “小成经理,这几位是找陈副部长的客人?”一个身穿职业西装、身材却有些臃肿的中年妇女推开接待室的门,审视的眼神藏在厚厚的黑框眼镜后,先在曹沫、陈畅两人身上扫过一眼,问成希道,“他们有什么事找陈部长?”

  “……”见成希在长得一副刻薄脸、气势有些咄咄逼人的中年妇女面前,竟然有些手足无措,曹沫微微欠起身子,回答中年妇女的质问,“我们其实是想找李晓东李行长。”

  “你们找李行长,可以直接到三十二层联系行长办公室!”

  曹沫找李晓东却跑过来先找陈田新,是有些奇怪,但中年妇女猜测他们可能跟陈田新认识,想通过陈田新引荐到李晓东跟前谈什么事情,也没有多问什么,却挑刺的质问成希,

  “小周已经通知陈副部长了,陈副部长开过会就过来,你不要再凑到陈副部长的客人面前了。顾部长刚才找你要上周做的报表呢!你有没有做完?”

  成希不像陈畅那么张扬,虽然也不大想理那女的,却也是敷衍的应了一声。

  中年妇女见成希没有动弹,一脸不高兴的走掉。

  成希伸手掐了曹沫一下,嗔道:“都说让你们直接到三十二层找李晓东了!”

  “这人是谁啊,在新联银行还能给你气受啊?”曹沫好奇的问道。

  “她是汪朝勇的小婶,刚从下面的分行调到国际部当办公室副主任——在国际部,现在就她最看我不顺眼了。”成希回头看了一眼房门关得严实,才敢说那人的坏话。

  “啊!”

  自从数年前绝对谈不上愉快的同学聚会之后,曹沫还以为他从此之后都不可能跟汪朝勇这种人有什么交集,但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小。

  又或者说,即便是在人口有着两千多万的新海,中上阶层的交际圈也是相对狭小的。

  他记得汪朝勇只有一个叔叔,
为您推荐